參加免費說明會
洽詢專線:
0952-190-219
最新消息
  • 柬埔寨華人的「鑽石島」 從紅色高棉難民到最高點銀行家
  • 2015-02-01

    麗薇雅廣場開發商-加華銀行方僑生 眼中的柬埔寨金邊鑽石島

    ---------------------------------------------------------------------------------------

    他們曾經是柬埔寨經濟的中堅,也曾被紅色高棉政權定義為“吸血的毒蟲”而投入集中營。他們當中很多人沒能活下來,而活下來的,又重新成為柬埔寨發展的中堅。

      他們是柬埔寨的華人,某種程度上說,他們所經歷的這個輪迴,也正體現著中柬關係的低潮與高潮。

      □本報記者陳江發自金邊

      柬埔寨的首都金邊,只有一座大廈的高度可以超過皇宮———加華銀行總部。

      這是目前整個柬埔寨國內的最高建築物,建築材料和辦公設備大多來自中國,大樓的主人方僑生用純正的漢語說:“蓋得高並不是為了炫富,這是讓人們相信我的實力,人們因此相信我的銀行。”方僑生祖籍廣東,生於柬埔寨,卻被迫害華人的紅高棉殘暴政權送進難民營,九死一生後的30年,他再次站到了首都金邊的最高點。

      “現在至少沒有生命之憂”

      俯瞰包括皇宮在內的整個金邊市時,這位現任首相的首席經濟顧問會時刻提醒說,他是個柬埔寨人,加華銀行是柬埔寨人的銀行,然後他會要求他周圍的所有人說漢語。“如果我不強調,現在的華裔年輕人們更願意用柬語交流。”方僑生說。“現在的年輕一代事實上很幸福。”方僑生說,“至少我們華人現在沒有生命之憂。”“以前我們被當作剝削階級趕到農村去,皮膚白的華人會被拉出來處死,而現在我可以蓋最高的樓,我可以辦華文報紙,可以不顧旁人的說漢語,只要我有商業信譽,政府不會在乎我的膚色或是血統。”

      方僑生的成功是柬埔寨華人戰後成功的一個典範,正如他的大樓一樣。少年時期,他就在自家的金店做事,排華的風潮讓他學會謹言慎行,而70年代奪權的紅色高棉更是將柬埔寨華人界定為“吸血的毒蟲”,數十萬華人因此被處死,或是在流放途中喪生。“我家18口人,在紅色高棉時期,9口人喪生,那些年我經常負責埋葬自己的親友,時不時就要埋幾個。”方僑生提起往事仍然唉歎連連。

      在曾經埋葬過自己親人的金邊,如今的銀行家方僑生更在意他的房地產生意,他名下的一家公司正在金邊規劃大量的新建築,是整個柬埔寨最大的房地產公司。

      方僑生如今的穿戴顯示著他的成功,金黃色西服上鑲嵌著金黃色的扣子。他細數金邊市內每幢建築物的歷史,也規劃這個城市未來的發展方向。最近他買下了金邊市郊的一個島嶼,這裡將按照他的設想變成未來的CBD。“就像中國的一樣。”他笑著說。

      “剝削階級”

      曾經的方僑生連自己的命運都主宰不了。三十餘年前,由於紅色高棉政權實行極端政策,將整個金邊的城市居民強制撤空,驅趕到農村,發展“純農業經濟”,這令大量毫無準備的城市居民在遷徙過程中倒斃。而華人由於被安上了“剝削階級”的頭銜,更時常被分辨出來處死,能夠活到集中營的人只是少數。

      為了活下去,方僑生在看夠了親友的離喪後決定逃跑。在集中營呆了5年後,他終於等到了機會,當紅色高棉政權控制力開始潰決時,方僑生和妻子用一根扁擔挑著兩個女兒跑進了深山,他們的目的地是設有難民營的泰國。“我們被路上的越南軍隊哨卡攔下了,以為死定了,我的孩子開始哭,越南軍隊的政委看我們可憐,就讓我的妻兒到哨所呆著。”方僑生只有一個念頭,不要被遣送回紅色高棉控制區就行,他拿著自己手腕上僅有的一串黃金手鏈希望“買個路”,但沒想到對方不為所動。

      晚上,他和其他難民一起被鎖在一根木架上,“夜深人靜時,旁邊的一個老阿婆悄悄告訴我,她是纏足小腳,腳可以從枷鎖裡面退出來,我當時真替她高興。”方僑生回憶說,“我們不知道天亮之後會怎麼樣,也許會把我們都槍斃。”方僑生的憂慮沒有成為現實,轉天一早,越南軍隊將他一家釋放,並開出了一張路條讓他們自行前往泰國,方僑生完全不能相信,越南軍隊甚至沒有動他的黃金手鏈,反是沒收了他隨身攜帶的美元,“他們說美元是資產階級物品,必須沒收。”銀行家方僑生笑著說,“能活命就行啊,我當時想。”

      他的銀行“總是在營業”

      方僑生一家選擇了遠避加拿大,1981年前後,他在蒙特利爾市唐人街開辦東方金行及東方財務公司,做起了金鋪這個老本行,主要客戶為來自東南亞的華人,生意被他經營得不錯。

      1990年代初,柬埔寨從戰火中脫離,方僑生的叔父方炳禎是總理的高級顧問,他力邀方僑生回國發展。在柬埔寨,當時有許多像方僑生一樣的華人華僑,因為各種原因回到了這個曾經的苦痛之地,隨著這些華人而來的是大量的財富。“當時沒有銀行,想要帶錢回來就只能通過寄信或是托人,風險非常大。而且當時世道不太平。我當時就覺得做銀行是最解決問題的。”如今,方僑生的財富足以支撐加華銀行28個分行網點的日常運轉。沒人清楚他到底有多少錢,但他的一舉一動確實會影響柬埔寨的經濟走向,甚至加華銀行的動向也會影響人們的信心。

      加華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達到50%。“中國的銀行是國家的,而我們這樣的柬埔寨私人銀行必須保證在出現大的政局波動時不會因擠提而關門,人們才會有信心。”方僑生說。

      連綿數十年的戰亂,柬埔寨很多人對時局沒有信心。至今每次大選前,各銀行都要面對一個擠提的壓力,很多人都要把錢取出來,放在家裡,等到選舉過後,看到政局穩定再把錢存進銀行。“如果我們怕擠提而關門,那麼今後人們就不會相信我了。所以我們的儲備金一定要高。”1997年,柬埔寨發生政變,很多銀行關門。兩天後動亂平息,方僑生馬上開門營業,“很多人等錢用,工廠要發工資,如果沒有錢,也許會引發工人暴動。”方僑生說,“這樣的事情幾次之後,人們開始信任我的銀行。”如今,金邊的人們經常說,方僑生的加華銀行總是在營業。

      金邊午後時分,方僑生坐在樓頂總裁室的沙發上,眺望著遠處的鑽石島,這是一座面積達到金邊總面積3%的島嶼,他計劃將此島開發成高尚住宅區和國際會議中心,整個項目已經投入了過億的資金,而每天,他都可以通過辦公室的落地窗看到遠處工程的進展。“看起來不錯對嗎?那裡曾經只是一片荒地,現在是鑽石島了。”他笑著說。